在网球运动的发展过程中,教练这个角色从无到有,再到分工不断细化,演变为团队的形式,从各方面都能给球员提供很大帮助。支撑一个高水平团队尽管开销不小,却也是有价值的投资,往往能给球员带来可观的回报。

各司其职又通力合作

携手征战网坛15年之后,德约科维奇与他的功勋教练瓦伊达今年正式结束合作,尽管他的团队中,保留了伊万尼塞维奇这样的顶尖教练,但是瓦伊达的离开,仍然让很多人为德约科维奇职业生涯的前景担忧。当今网坛高手的团队中,双教练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标准配置”,去年年底,纳达尔的团队在教练莫亚之外,又补充了前双打名将马克·洛佩兹,费德勒近年来在与埃德博格、柳比西奇这样的大牌教练合作的同时,他的多年好友、瑞士戴维斯杯队长卢瑟也始终陪伴左右。

那些夺得过大满贯冠军,曾经是高排名球员的“超级教练”,有很高的技战术水平,而且他们亲身经历过各种大赛场面,凭借自己的经验,能在球员参加重要比赛时,提供最具针对性的指导建议。但是大牌教练往往都很忙碌,需要有其他教练帮助负责球员平时的日常训练,像瓦伊达陪伴德约科维奇的时间如此之长,彼此已经如同家人般亲密,他对德约科维奇的了解,也远非那些短时间合作的教练能及。

2017-2019年,网球数据分析专家克莱格·奥沙内西曾经成为德约科维奇的团队成员,但那段时间德约科维奇却经历了一个低谷,除了伤病的影响之外,“信息过剩”或许也是原因之一。2019年草地赛季,伊万尼塞维奇加入德约科维奇的团队之后,他觉得自己与瓦伊达一起观看录像、分析对手,帮助德约科维奇制定战术已经足够,到2019年年底,德约科维奇和奥沙内西的合作就划上了句号。

当然,那段时间德约科维奇受到争议最多的选择,还是求助于被称为“冥想大师”的心理教练佩佩·伊马兹。当时瓦伊达也一度离开了德约科维奇的团队,2018年瓦伊达回归的时候,明确表示自己无法与伊马兹共事,理由很简单——“网球是人与人之间的比赛,不能把打网球建立在哲学基础上”。由此可见,球员的团队成员虽然分工不同,但也需要在观念上达成一致,才能齐心协力,做出成绩。

同样的教练角色,在不同球员的团队中,实际发挥的作用可能会有很大差异。如今的女单世界排名第一斯维亚泰克,通过与运动心理学家达丽娅·阿布拉莫维茨合作受益匪浅,与那些只能在诊所进行指导的心理学家相比,帆船运动员出身的阿布拉莫维茨,经常能陪着斯维亚泰克四处参赛,真正发挥了团队成员的作用。而且阿布拉莫维茨不会在网球技战术方面,对斯维亚泰克的其他教练造成干扰,堪称是团队中的完美拼图。

心理教练毕竟是近些年才流行起来,球员团队中的“高端配置”,1980年代,纳芙拉蒂洛娃作为网坛组建个人团队的先行者,当时她的团队中除了技战术方面的教练之外,还包括营养师,以加强体能训练为主的训练师,以及聘请当时刚退役不久的男球员迈克·埃斯特普担任教练兼陪练。1990年代,对球线要求很高的桑普拉斯,专门聘请了一位穿线师,为了加强体能,他除了与著名体能教练埃切贝里合作之外,还聘请了一位个人训练师,团队构成极具针对性。

而职业生涯早期饱受伤病困扰的乔科维奇,格外重视保护身体,他的团队中长期保持两位理疗师的配置,除了合作多年的米利安·阿马诺维奇之外,如今更多陪伴他参赛的是阿根廷理疗师乌利塞斯·巴迪奥,再加上来自意大利的体能教练马尔科·帕尼奇,这二位都是2017年,乔科维奇陷入最低谷的时候加入团队。

今年澳网之前,德约科维奇上诉成功,一度看到获准参赛希望的时候,在训练场上与自己的团队留下过一张合影,其中除了教练伊万尼塞维奇之外,就是帕尼奇和巴迪奥这一对左膀右臂,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俩比技战术方面的教练更加不可或缺。

团队的开销与回报

保持着发球时速世界纪录的澳大利亚“大炮”萨姆·格罗斯,曾经将自己每年40个星期在世界各地参赛的经历,从开销角度形容为度假40个星期,“你算算度假两个星期要花多少钱,然后把这个数字乘以20,就是我的开销”。格罗斯的12年职业球员生涯,大部分时间在奖金不高的低级别赛事中打拼,只获得过38场巡回赛级别单打胜利,和69场双打胜利,需要精打细算才能维持职业生涯。

2018年年初,格罗斯退役之前算了一笔帐,自己每年的参赛开销大约在25-31万澳元之间,其中包括奖金在内,每个星期要付给教练大约3100澳元。以格罗斯那样生猛的打法,都舍不得聘请一位理疗师保护身体,他的小团队中其实只有教练,加上当时的未婚妻陪伴,却已经感觉压力很大,成绩不好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经常浮现这样的想法——“如果下一场比赛赢不了,这个周末我真不知道怎么付教练的薪水”。

有信息显示,那些基本上能在巡回赛中立足的球员,每年的参赛费用应该至少在20万美元左右,一位水平不错的专职教练,年薪大概会在5-10万美元,如果要组建包括主教练、陪练、体能教练和理疗师等角色在内的完善团队,团队中每增加一位成员,可能又会增加几万美元的开支。对于奖金和商业代言收入丰厚的大牌球星来说,这笔开销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大多数球员而言,这仍然是不小的负担。

疫情出现之前,美国球员丹妮尔·科林斯曾经拥有包括教练、陪练和理疗师的完整团队,但在网球巡回赛受到疫情影响,奖金大幅度下降的时期,她无力继续支撑那样的团队,今年参加澳网时,身边只剩下男友兼体能训练师的陪伴,却一举闯进女单决赛,创造了惊喜。不过,科林斯也明白那并非长久之计,只要经济条件允许,她还是要努力寻找全职教练和陪练。

据女网名宿克里斯·埃弗特回忆,1970年代,如果哪一位球员身边有教练陪伴参赛,就会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那时候即使是埃弗特和纳芙拉蒂洛娃在大满贯决赛中交手,她们也没有教练指导,只能互相协助进行热身,赛后搭乘同一架航班前往下一站。从1980年代开始,纳芙拉蒂洛娃在美国女篮传奇南希·利伯曼的帮助下,从体能到心理素质全面提升,再加上技战术教练、陪练和营养师的支持,她彻底扭转了与埃弗特交手的劣势,甚至一度在两人交手中连胜13场。

1983和1984年,纳芙拉蒂洛娃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她的团队中有一位专门的厨师,这位厨师也负责帮她照顾爱犬——尽管按照纳芙拉蒂洛娃自己的说法,那只是一位“做饭做得不错的朋友”。而据一位在费德勒团队中工作过的顶级厨师透露,费德勒的团队曾经有多达24名成员,其中包括两名厨师。经济实力雄厚的顶尖球员,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帮助自己提升赛场表现的机会,虽然支撑庞大的团队花费不菲,但这样的投资带来的预期回报更大。

在高水平球员的团队中,除了技战术、身体和心理方面的保障之外,经纪人往往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环,他们从财务角度为球员保驾护航,帮助球员通过商业赞助,获得更多的收入。另一方面,那些经验丰富的高水平教练,可以成为帮助球员排除外界干扰的“盾牌”,他们也用自己的言行,帮助球员维护公众形象。很多球员喜欢带着漂亮的女朋友一起旅行参赛,虽然会因此增加开销,但这除了让他们的生活更加舒适之外,也未尝不是一种吸引人气的方式。

推广

长按扫码订阅《网球天地》2022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