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在作者往期作品里)

离开了家里的卫蓝是英姿勃发,雄赳赳气扬扬的。

但下了几十层楼后,他就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草率了。

“挣钱……怎么挣钱呢?”卫蓝摸了摸自己那还算光滑的脸蛋,找到了一辆车旁边,打算给自己照照镜子。

“嗯……长得挺不错嘛,之前都没来得及看。这张脸蛋,按照常猛说的,去迷倒几个富婆是够了,说不定都不用过快乐钢丝球那一关……”卫蓝感叹一声。

车窗徐徐落下,里面一个半老徐娘看着卫蓝,双颊绯红。

卫蓝脑袋里冒出来一个问号,撒腿就跑。

这一行也就说说,他还真是拉不下这脸。

有了这一茬,卫蓝也回归了正经。好汉都有三个帮,赚钱谁都想,更别提他那个死党常猛。

“考完了在干啥?来老地方,哥几个撸点串。有发财的好事情等着你。”留言发出去,卫蓝很快就收到了常猛的回复。

“缺纸钱烧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是真缺钱,想办法得搞一票大的。”

“哎呦喂,大哥你就别让我们恰柠檬了。你那才拿到六万块奖学金呢。要是来炫耀的免谈,不过你要是能请咱们吃一顿,那我就勉为其难来吧。”

一顿贬损间,卫蓝就在校外不远的一个烧烤摊里见到赶过来了的常猛。

“我也就顺路,刚好路过。你这石头里钻出油的人,都能从咱学校那死抠死抠的地方搞出奖学金,还要我来买单,你够狠呐。”常猛说完,嘿笑一声又问:“不过,老大……你接下来要是赚钱带上我一个,那每逢周一周五都请你一顿绝对没问题。”

“哟呵,留着二三四六七是等着我了?”卫蓝招呼常猛坐下,拿了勾完的菜单递给老板:“你也别酸了,这顿饭我早在手机上买好单了。行了,咱进入正题吧,你校外活动多,什么路子好挣钱肯定知道,说说,咱们一起干一票。”

“可别整得根打家劫舍一样呀……”常猛说着,迟疑道:“老大你要是真缺钱,说个数,弟兄几个要是能凑起来的,那先都给你凑凑。”

“可真要是再出马,你却是太危险了。我们要是在学校,在家里待着还好。真要是上了那地方可就麻烦大了。”

卫蓝皱着眉,脑袋里生疼生疼的,他隐约记起来了一些东西。但当他想仔细回忆的时候,却是脑袋疼得不行。他没开腔,只是给常猛开了一瓶啤酒。

常猛一沾酒就说个不停起来:“对于我们这些还育灵期的菜鸟来说,最有几率能发大财的就是去城郊的空间通道前往青灵异界去冒险。当然,是写作冒险,读作捡垃圾。”

“如果能捡到个好宝贝,转手一卖,几万几十万都不成问题。就算是普通的垃圾,只要没受伤没碰到什么诡异诅咒,全须全尾活下来,一学期的零花钱都够了。”

“可是吧,老大……你可是个惹祸精啊。之前你那路见不平一声吼可是坏了那帮孙子的好事。再要进异界那种无法无天的地方,那帮心黑手辣的孙子,可真不保不齐会对你做什么呢……”

“当然,你要是带着小弟我去哪个地方找富婆养养胃,我绝对是举双手欢迎的!”

……

卫蓝一脸黑线,他用手撑着脑袋,目光眺望远方,却也着实回忆起来不少事。

就当卫蓝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忽然皱眉地看着一个中年大叔,表情古怪:“那个大叔……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那是一个身形有些佝偻,满脸胡渣,头发老长杂乱的中年男子,他有些胖,但看起来并不强壮,反而很虚弱,一身衣服并不便宜,却是皱巴巴带着些灰和污渍,显得有些邋遢。

胡渣大叔正举着手机情绪激动:“孩子已经走了一百天了,我只想让他去孩子的面前认认真真说一句人该说的话都这么难吗?”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那个胡渣大叔仿佛也是被抽掉了脊椎骨一样,身子更加佝偻了起来。他好像轻声说了几句什么,默默地走向了一条小巷。

常猛听卫蓝问起后,摇了摇头:“有点记不起来了,不过,这里倒是有很多土豪同学都住这。可能是哪个同学的家长见过有点眼熟吧。”

作为玲珑县的重点中学,自然也有不少家中豪富的人在学校附近买了房。据说都有土豪直接买了学校附近的地皮,直接建了一整栋临街独栋别墅,走出家门就是校门,羡煞旁人。

当然,也少不了天天回家吃竹笋烧肉的,笑煞旁人。

卫蓝点了点头,吃了丹药后,卫蓝五感敏锐,隐隐中感觉十分不对劲。他仔细盯着胡渣大叔,忽然间见他怀里露出一根仿佛火绳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很像是雷管!

“这人有问题!”卫蓝心中大惊,丢给了常猛一个眼神,两人半桌子肉串没动,轻手轻脚跟了上去。

“行走的五十万?还是见义勇为的人形移动奖章?”卫蓝脑海里蹦出来这些。

至于炸药的危险?

家里那么严峻的情况,还顾得上危险不危险?安全早就被卫蓝抛之脑后。

当然,他也有底气。他现在可不仅有育灵六段的实力,还得到了筑体丹的加持,绝对力量远超往昔,这些实力可不是泥捏出来的。

两人悄悄跟上去。

……

与此同时,小巷子里的另一个拐角处,一个瘦弱的男孩绝望地看着眼前走过来的几人。

“鲁岳,你小子跑得挺快啊。还跑?还躲!你倒是继续跑啊!”郑冠宇脸色阴沉,一边说着,一边抽着巴掌往鲁岳的脸上呼过去:“说,手机在哪?”

“宇哥,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鲁岳面庞呆滞,瑟瑟发抖,只是求饶:“别打了,啊,别打了,我错了,我也什么都没做啊!”

“手机!我要的是手机!本来看你初中也待过一个班,我不想下狠手。但你给我听好了,是你给脸不要脸的!”郑冠宇拍了拍鲁岳的脑袋。

“真的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干,救命!”

“还敢号丧!?”郑冠宇阴沉着脸,一脚踹过去。

鲁岳就如同一个破布袋一样砸在墙面上,又重重弹回来,惨叫着大喊:“救命!”

这两人竟然都是玲珑中学的同学。

今天的阳光很好。

绿树成荫,环境优美的豪宅院内,鲁岳只能竭力缩成一团,抱着头,弓着身,缩在墙角里,表情恐惧,咬着牙,似乎对于这种校园霸凌颇有几分熟练。

但是,谁能救他?

他又为什么惹上了郑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