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关注一下榜单第一的老铁”,“有票的扣111(还有关注权),没票的扣666”(行话“扣”的意思是“送”),这些都是经常玩Aauto比较快的老铁熟悉的话。

小李,东北人,酒店经理,是一个典型的汽车快手主播。他告诉北京时间《财经镜报》,Aauto Quicker是主播最赚钱的平台之一,因为很多人在主播的直播间刷礼物是为了获得一些关注。“比如,我是上帝保佑的。你要是在我直播间刷钱,我就让直播间其他人给你点关注。”更多的关注意味着更多的钱。

北京时间《财经镜报》发现,这样的直播工作室被称为“涨粉直播工作室”,在Aauto Quicker平台上也有很多这样的直播工作室。吸粉的方式是在其他热门直播间刷礼物。获得粉丝后,就可以变身主播帮别人“关注”了。这大概就是“快手”主播们的赚钱逻辑。

在Aauto Quicker上,电商导流(微信业务)、广告、直播都是主播很有前途的内容变现方式。在广告行为被官方严厉打击,平台不补贴的情况下,很多主播都认同“直播最赚钱”。

Aauto quicking创始人苏华表示,Aauto quicking的商业化起步较晚,因为它想采用细水长流的过程来维持更好的内容生态。但是,无论怎么看,像“涨粉直播工作室”这样的存在,离Aauto Quicker的初心越来越远。

Aauto Quicker的问题在于其商业克制行为留给用户变现的出路太少,于是“微信商业帝国”和“涨粉直播工作室”盛行其上,反过来又会危害Aauto Quicker的内容生态。对于现在的Aauto Quicker来说,是时候更多地考虑如何平衡内容生态和内容生产者的利益了。

更快地抑制汽车

Aauto Quicker,在大多数人眼里,已经被贴上了“低配”、“城乡结合部”的标签。但就是这样一个平台,在内容风格上却遭到了外界的质疑。总用户数达到5亿,日活跃用户数达到6000万,成为短视频领域的头把交椅。

怀疑,用苏华的话说,就是世界本来就是多元的,非一线城市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93%。Aauto Quicker只是还原了世界的原貌。

Aauto Quicker是一个定位于“记录世界,记录你”的短视频内容分享平台。它没有头部内容,依靠“人气算法+个性化推荐”进行内容分发。这种基于排名+标签的算法分发,实际上强化了内容的生产和消费,弱化了过程中用户作为“人”的存在。

Aauto Quicker也对北京时间《财经镜报》表示,并不在乎人气主播被高价挖走,其核心竞争力在于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分发和视频理解技术。

“重内容轻社交”的逻辑,让Aauto更快的产品处处体现着克制的精神。是对“人”的一种约束。Aauto Quicker团队不直接接触用户,不参与补贴大战,不支持头部网络名人。二是“规则”的约束,因为直播不是最好的录制形式,只能作为短视频互动的有益补充,所以用户的直播权受到限制;因为鼓励原创,所以没有分享功能;因为不强调社交属性,私信延迟,每天只能关注20个人。第三,“商业化”的束缚。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起步较晚。目前只有直播虚拟礼物奖励和信息流广告。而且信息流广告系统还在测试中,只投放了少数用户。另一方面,不允许用户在视频中插入广告。

Aauto quickey对北京时间《财经镜报》表示,Aauto quickey禁止用户在平台上投放广告。对于违反社区规则的行为,Aauto faster会给予相应的处罚,包括暂时或永久关闭直播权、暂时或永久封号等。

疯狂的“粉色直播间”

Aauto Quicker对各种行为的克制,使得主播只能通过将流量引向微信、QQ等微信业务、朋友圈、QQ空间接广告来变现。所以当可以实时互动和打赏礼物的直播在Aauto faster上推出后,就变得非常火爆。甚至还衍生出了专门的“涨粉直播间”。

快手“涨粉直播间”背后:如何平衡内容生态和内容生产者利益

顾名思义,“涨粉直播间”是专门为涨粉设计的,也是快消主播最容易赚钱的直播类型——因为要想涨粉,必须给主播刷礼物,进入主播名单。

“涨粉直播间”里主要传授“涨粉”的秘籍。小刘告诉北京时间《财经镜报》:“要想增加粉丝,首先不要浪费每人每天20次的关注,多关注别人直播间的土豪,把土豪带到自己的直播间;然后,去土豪的直播间刷礼物,打榜,这样别人才会关注你。”

至于打榜吸粉的成本,玩Aauto比较快的新手主播小王告诉北京时间《财经镜报》:“我把榜挂在别人房间,一个粉丝的成本大概一元。”当然吸粉的成本和做单的技巧有关。去小画室,十几块钱就能坐上头把交椅。但是小直播间粉丝少,愿意打赏的比例低。大直播间人多,土豪多,但是进榜不容易。

一位主播在北京时间对《财经镜报》表示,神佑的直播间需要几万的点击量,有时候也养不了多少粉丝。

其实在“涨粉直播间”里,所谓的打赏只是主播之间的一种自我满足。在B的直播间打赏。粉丝起来后去直播赚C、D、e的钱,赚到钱后去B之类的大直播间打赏玫瑰粉。

某直播间主播小刘在北京时间告诉《财经》,一个30人的直播间,一次直播能赚200元,200多人一次直播能赚1000元。时间北京《财经镜报》在a auto faster上看到一位“涨粉直播间”主播给出的价目表,稳定在10-15人的直播间,月收入1000-2000元,20-30人月收入5000-6000元。100多人的话,可以赚3万多。直播通常持续一两个小时。

快手“涨粉直播间”背后:如何平衡内容生态和内容生产者利益

但是如果想保持粉丝数的上升,还是需要在其他直播工作室刷礼物。小刘说,“我下午赚了300块,然后扔出去,增加了30个左右的粉丝。”

有意思的是,Aauto Quicker官方对直播权开放持谨慎态度,其直播功能只对符合以下条件的部分用户开放:发布更多优质作品,受到广大用户喜爱;平台形象正面,无违规取缔等不良记录;账号与手机号绑定,已经认证。

快手“涨粉直播间”背后:如何平衡内容生态和内容生产者利益

据腾讯科技了解,Aauto Quicker只有10%左右的用户被允许直播,从而将直播弱化为一种辅助功能。与此同时,北京时间《财经镜报》发现,Aauto Quicker对直播权利的限制使得其直播供不应求,也催生了买卖直播的生意。在一个名为“Aauto更快交易网”的QQ群里,有近2000人,其中不少人在群里发消息表示愿意出高价购买Aauto更快直播号。一个叫“ShouAauto快号”的网友甚至明码标价。带锁(无认证)的直播号200元,不带锁(有认证)的直播号170元。北京时间《财经镜报》还发现百度贴吧中有不少购买Aauto更快活号的帖子,价格从40到100元不等。

北京时间《财经镜报》发现,由于直播的赚钱特性,Aauto快一些的主播们也总结出了一套开直播间的“心经”。小刘说,具体来说,分为四个步骤:查账号,满足Aauto Quicker的直播前提,提高活跃度,查后台。

快手“涨粉直播间”背后:如何平衡内容生态和内容生产者利益

小李告诉北京时间《财经镜报》,Aauto快一些的主播以前靠卖广告挣钱,现在靠直播。因为经常打广告,官方会有惩戒机制。北京时间《财经镜报》看到,在主播间流传的《Aauto faster开通直播的前提条件》中,也有“拍摄作品时注意不要有广告嫌疑”的条款。

Aauto quickless对北京时间《财经镜报》表示,Aauto quickless直播在整体功能中所占的比重很小,但其营收已经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就连Aauto Quicker的投资人之一、XVC的合伙人胡伯玉也感慨地写道,“谁知道这个APP直播能赚这么多钱?”

与内容商业的较量?

正如苏华所说,Aauto quickent的商业化起步较晚,甚至放弃了部分商业利益,因为它想维护更好的内容生态,实现Aauto quickent“记录世界,记录你”的初衷。从不能转发、弱化私信、直播等细节上也可以看出Aauto Quicker团队背后的这种考虑。

不过,既然Aauto Quicker是一款基于社区的内容分享产品,那么连接用户的关键就在于“内容”。平台要想有高质量、持续的内容输出,必须要有一些稳定的内容导入方,内容导入方一定会找到流量变现的方法。

在Aauto Quicker上,电商导流(微信业务)、广告、直播都是主播期待的内容变现方式。在广告被当局严厉打击的情况下,很多主播都认同“直播最赚钱”。但是,无论怎么看,诸如“涨粉直播间”这样的存在,离Aauto Quicker的初心越来越远。

此外,在短视频领域,补贴大战风起云涌,Aauto Quicker的逻辑与之背道而驰。北京时间《财经镜报》了解到,一点科技创始人兼CEO韩坤曾表示,将斥资10亿人民币在短视频领域进行投资布局、用户分成和内容引进,全力扶持中国移动视频创作者;梨视频副总编辑顾荣威表示,未来会考虑和摄影师分成;2016年12月1日,UC宣布投入10亿元专项基金,以创意奖金和广告分成两种形式支持平台的订阅号。总人数没有上限;2017年5月16日,由今日头条孵化的火山小视频宣布,未来一年将斥资10亿元补贴小视频内容;2017年5月31日,美拍宣布推出帮助达人变现的“边看边买”功能,以及连接品牌与达人广告合作帮助美拍达人变现的“美拍M计划”。

Aauto quickent对北京时间《财经镜报》表示,未来变现最重要的考虑,一是可以结合Aauto quickent自身的精准匹配效率,二是希望平台和内容生产者都能受益。直播不会是a auto quickent最重要的营收渠道,a auto quickent未来的商业探索将集中在信息流广告上。

但是没有补贴,没有投放广告的分成,也没有在Aauto更快的平台上投放广告。那么除了直播,Aauto里的内容制作人还能更快的赚到什么钱呢?

文/万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