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林北辰

用户饱和、红利耗尽的电商市场能否讲述一个不一样的故事?曾经的淘宝特供版,现在改名为“淘特”,这款产品有了新意。

一淘作为阿里巴巴的新产品,最初脱胎于手淘APP,对内承担淘宝对特色产品的需求,对外承担与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竞争的重要功能。2020年3月上线时,阿里巴巴还成立了C2M事业群,支持淘宝特别版品牌产品进入市场。

虽然拼多多8亿用户面前只有1.5亿年轻淘客用户,但阿里似乎对这款产品充满了期待:淘客在阿里内部被称为“经济特区”。淘客除了有独立的办公室外,最近还从手淘分拆出来,使其组织架构、业务和产品体系独立。这意味着,在阿里内部,Amot已经成为一个“创新业务”,员工也经常自称为“创业团队”。

淘品负责人邹炎最近接受了界面新闻等媒体的采访,他也是负责淘品用户增长的。邹燕透露,从今年7月开始,淘特已经连续十多天占据app store免费榜首。7月16日,界面新闻记者查询苹果应用商店时发现,Amot在免费应用排行榜中排名第二,排在国家反诈骗中心之后,但在微信和Tik Tok之前。

过去,淘特借助淘宝完成了冷启动和早期积累,但从战略部署来看,现阶段的淘特已经不能依赖淘宝所取得的成绩。邹炎声称“如果这项业务的发展一直依赖淘宝,那将是错误的。”他还说,保留“淘”字只是为了理解成本转移的问题。拓展这项业务,必须走一条和淘宝完全不同的路。

致品多多:淘特要的是“简单”

今年6月,淘宝特别版品牌升级,更名为“淘特”迎战618。这次行动之后,陶特针对拼多多打出了一系列“简单打法”的策略。淘客推出了“贵货买单”、“坏果买单”等服务。在用户交互方面,它不以“切一刀”为卖点,而是“买后退货”,消费者在淘平台购物不需要使用购物券等形式。

品多多的游戏经常被诟病的一点是,它以过于复杂的集券、分享、砍价模式,让老用户将亲朋好友拉进新用户。然而,最近在社交网络流传的拼多多砍价显示,拼多多8亿用户数量虽然可观,但挖掘电商新用户、增加新用户几乎越来越难。

在邹炎看来,陶特简单的玩法,就是搭建核心壁垒的动作。相对于电商领域经常见到的月活跃用户,邹燕更关注的是代表用户粘性的日活跃用户。在他看来,比拉辛更重要的是用户活跃度,因为留存和活跃度是基础,淘特更注重用户运营的能力。他还声称,“如果我的保留未能达到一个水位,我不会做拉辛。”

这种战略打法也是淘特在拼多多的市场竞争中总结出来的经验。邹燕认为,拼多多在获客增长上遇到了非常大的瓶颈。这个瓶颈不是因为拼多多找不到路,而是拼多多处于-8亿用户的阶段,意味着很少有人不是拼多多的用户。由此带来的问题是获客成本的增加。此时此刻,讨价还价的意义不是“带来新事物”,而是“带来新事物”。

或许是看到了拼多多对用户增长的压力,淘客决定另辟蹊径,放弃用户增长这个指标,不再从淘宝吸引流量,以用户增长为战略目标,转而投入上游和基础设施建设更多的供应链和导购游戏。

背靠阿里巴巴的淘宝,天然具有电商基因和商业资源。2020年初淘宝特供版诞生的时候,主要概念是和1688联合卖便宜的商品。邹燕认为,虽然淘特要脱离淘宝,但总要看阿里巴巴的生态生存。蚂蚁提供的财力,1688的工厂资源,阿里长期积累的商业运营手段,是淘特和阿里共同的壁垒。

对内:脱离淘宝,重新进入供应链。

邹燕透露,淘特正在继续推进与淘宝的“拆分”进程。两者上一次合作是在2020年的“双链互动”,也就是天猫在双11期间推出的“喵币”游戏。淘客可以在淘宝主站的游戏互动中跳转链接。目前,淘特几乎切断了与淘宝的所有跳转链接,淘宝外用户的增长已经占到了淘特新增用户的100%。

邹燕解释道,淘特和淘宝的商品推荐逻辑完全不同。首先,淘宝丰富的商品库可以产生海量的数据表现,可以帮助淘宝的商品搜索和沉淀能力,但淘客更多的是新商品和新用户。托盘和消费者行为习惯的差异带来的问题是,淘特的商品搜索推荐逻辑无法跟随淘宝,需要另辟蹊径。

其次,淘客针对的是淘宝无法覆盖的更下沉、更注重性价比的用户。比如邹炎,陶特在设计产品的时候会尽可能的减少安装包,比赛多的时候会更小。这样做是考虑到在下沉市场进行人群转化时,目标用户的手机内存往往有限。一个小小的安装包对于获得这些用户的留存非常重要。

从R&D、定位到拉新品、留存,一淘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即不从淘宝天猫的新锐人群市场争夺流量,而是专注于天猫无法覆盖的淘宝之外的增量市场。

电商基础设施建设是一淘的另一个重点投资方向。邹燕不可避免的谈到了供应链上淘特和拼多多的对比。他声称“拼多多根本没有在工厂或工厂货的轨道上与工厂建立更深层次的合作关系。他只是一个你来店铺购买商品,我给你分配流量的游戏”。

在他看来,淘特为商家配备了1000多名BD地面部队,在不同区域设立原产地服务中心,为优质工厂引进商家,工厂加盟后与淘特平台联合运营。这些动作虽然消费者没有感知到,但在邹燕眼里却是与其他平台不同的供应链能力。

不可否认,小陶特和拼多多相比,还是一个音量不够的小玩家。无论邹炎如何强调一淘的供应链能力,一淘在用户端和商家端都不可避免地会与拼多多发生碰撞。这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淘特的首要目标仍然是增长。

现阶段,除了练好内功,聚集资源,淘客的另一个重要变量在于腾讯和阿里相互开放带来的自然流量——邹燕透露,从3月份开始,淘客的小程序申请还在审核中,目前还没有通过。但不管通过与否,作为一个产品经理,他和一淘所做的,是在淘宝天猫之外的市场寻找电商业务的创新,挖掘供给侧的机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