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去农贸市场买菜,看到小王在和一个摊贩讨价还价。

我走到他们跟前,问道:“小王,你买啥呢?今天怎么没去上班啊?”

小王扭头,看到我说:“这不就是上班嘛!端午节公司要搞个包粽子的活动,安排我出来采购包粽子的材料。”

我看到他手里拿的粽叶,都是干的,一看就是批来的。我记得以前买粽叶,都是从农户手里买来卖零售的,现在看来已经有人在做这块的批发了。

“你准备买多少回去,这个是咋卖的?”我吃过粽子,可从来没有自己包过粽子,对这些价格都不清楚。

“公司搞活动准备了500斤的糯米,这不刚打听了下,说1斤粽叶能包五六斤米,我这要买100斤粽叶,他卖18元1斤,这正给他还价呢,让他少点。”

我打开手机,在网上查了下批发价。

摊贩的成本估计在10元出头左右,我让小王给个15元的价,要不卖就再换个。摊贩见我们要走,就答应了。

帮小王把粽叶抬到车上后,我正要走,小王喊住了我,说找个地方坐坐,聊会。

我也没别的事,就和小王找了个茶馆。

“老李,你说我现在做个什么生意好呢?”小王问道。

“我觉得这粽叶生意就挺好,把成本控制在10元以内,然后开一个批发零售店,只要咱们市里的摊贩愿意到你这里拿货,那么你就垄断了粽叶的货源,过个节,怎么不得消耗几万斤,就这端午节这一波,赚个十几万。然后以市里这个店为据点,再向下面县里扩展,把量做上去了,过个节,就赚够你一年的钱了。”我说。

“你说得倒是挺轻松,想垄断货源,哪有那么简单。”小王摇了下头,一边喝茶一边说。

“事在人为,你看老张那个冻库,在农贸市场旁边,卖的那些鸡鸭鱼冻货,市场里的摊贩,基本都是从他那里拿货出来卖,他这不就是垄断了这个市场的冻货货源吗?”我说。

“那倒是,老张那冻货零售的价格与商贩零售的价格一样,没有乱价,市场里的摊贩就赚一个差价,卖不完还可以退回去,冻货这块确实被他一个人给吃掉了。”小王说道。

“你班上得好好的,咋突然想做生意了。”我问。

“我上班就拿个死工资,没啥意思。琢磨自己做个生意想很久了,就是一直没有方向。在网上看见不少生意弄得挺好,就是不知道引到咱们这做的话,生意行不行?”小王问道。

“这个问题谁都不知道,只有自己做了才知道!”我说。

“有没有什么拿得准的生意,我就存了那么点钱,可不想一下子就霍霍光了。”小王说道。

“有肯定有!”我说。

“真的,快说说是啥?”小王问道。

“你去街上逛一圈,看看哪些店开得久,哪些生意就好做。”我说道。

“嗨,别人都做了那么多年了,我这时候去做,哪做得过人家。”小王摇了摇头。

“为啥总是想去做哪些没有被当地市场验证的独门生意呢?别人做这个生意能一直做这么多年,说明在本地是有市场的。给你说个例子,你看咱们小区西门那个桶装水店,我记得我们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开着了,这么多年,一直在做,听说还买了两套房子。”我说。

“他经营了这么多年,肯定有很多人都习惯了喝他的水,我要是去开一家,谁来我这买啊?”小王犹豫道。

“他可以经营这么长时间,说明在咱们这做这个是能赚钱的。如果你现在去做,只需想好,怎么把客户从他手里抢过来,而不用怀疑,有没有那么多的客人。现在他那个店送水的效率很低,我现在就喝的他家的水,打完电话后,要一个多小时才能送来,有的时候甚至都要几个小时。”我说。

“你的意思是,从他目前的效率方面,去跟他竞争,抢他的客户?”小王问。

“对,你想想,他为什么送水慢?因为他自己一个人送水。如果你去做,给客户承诺,打电话后一小时之内送到,送不到,水就白送!这是不是可以成为你的招牌?”

我喝了口茶,继续说:“当然了,这可能还不足以让他的老客户跑到你这边来,你可以利用水的利润,做一个活动,比如预定一年的水(1个月2桶水),赠送一台饮水机,这样肯定能挖过来一些客户。”

“你这样说,做这个项目有点眉目了,这个水的生意是一个好生意,客人能在短时间内循环消费,锁定一个客人,就可以不断地从这个客人身上赚钱!”小王笑着说。

如果让你选,你是选本地没有的独门生意还是已经有人做了多年的生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