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长安君原创作品

这两天在很多平台看到马云的热搜,说马云在西班牙度假,过着令人羡慕的富豪生活。打开视频评论区一看,果然还是风凉话居多,那些罪名跟两年前那场讲话之后差不多,只不过这次声浪小了很多。

这让我想起两年前(注:实际不到两年),在外滩金融峰会讲话一个月后,我在某个问答平台上看到的一个问题:马云是否走下了神坛?

也许这两年来马云在公共舆论中的销声匿迹,就是对这个问题最好的回答。

在这两年,马云为自己的“妄言”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蚂蚁金服至今没有重启上市,阿里的股价从最高点一路向下,最多时市值下降超过75%,相当于市值减少4万亿以上。与此同时,他寄予厚望的湖畔大学关闭,我认为这对于热衷于传道的马云打击最大,他借以建立顶级商业资源的渠道荡然无存。

官媒层面上也给出了一个结论式的评价——没有马云的时代,只有时代的马云。

在此之后,国家启动了史上最严厉的互联网反垄断调查,以及对互联网金融企业最为严格的取缔活动,推出了共同富裕的国策,以及首次将科技创新放在经济发展的核心位置。

这一切都开始于马云的那场讲话。

有人可能会问,至于吗?马云的讲话有那么大作用?

今天我们就来复盘一下马云当年那场讲话,以及他退隐江湖的真正原因。

首先第一个问题,马云“有罪”吗?

当时看过很多评论,这些评论有的来自专家有的来自老百姓,总结起来马云的“罪名”大概有这些:

比如花呗容易让人超前消费,分期利率很高,简直在吸血;借呗利率高,放款简单,造成很多“借贷事故”;淘宝假货横行;天猫东西价格昂贵,没了性价比;店家们指责运营成本太高,平台霸王条款多;骂他为一己私利向监管开炮,胆大包天;骂他身为首富做公益不热心……甚至连蚂蚁森林也在一片骂声里变成了马云的“面子工程”。

当时我的基本观点是: 马云有罪,但“罪不至死”。

我认为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否定马云这件事,跟“有罪推定”比较像,而且整个群体都在落井下石,我很不齿这种行为。

两年过去以后,当我们再审视这些“骂名”,会发现很多指责都经不起推敲。

花呗、借呗这些东西银行也有,就是所谓的信用卡和小额贷款,而且蚂蚁金服的使用体验确实比银行更好;淘宝天猫上的问题,也大都属于商业生态问题,顶多上升到行业垄断;骂他胆大包天向监管开炮的,恐怕不记得他当年向银行宣战的姿态;骂他做公益不热心的,也都属于道德层面的指责,而且说实话,马云也许做的不是最好的,但相比绝大多数人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蚂蚁森林,针对这件事进行指责的人我认为非蠢即坏。

那么是不是说马云其实没犯什么错,只是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因言获罪?

很多支持马云的人都倾向于这个想法,认为是金融系统的权威被冒犯了,我只能说,这种想法过于简单。

如果真的只是如此,不会出现官媒下结论的场面,蚂蚁金服不会停止IPO,湖畔大学也不会关闭。

想知道隐藏在这个事件更深层次的真相,我们需要重新回到那次峰会发言的内容上来。

马云在上海外滩峰会上的发言,简单来说就是俩核心:批判当前监管制度过于保守严格,同时建议监管给蚂蚁金服这样的企业松绑。

这次发言的背景是啥?蚂蚁金服刚刚确认上市,且市值估值超过了2万亿人民币,其IPO规模也是巨无霸级别,而马云是蚂蚁金服的实际控制人、最大直接受益者。

有人评价说,蚂蚁金服IPO被叫停是因为存在巨大金融风险,但事实真的如此?

蚂蚁金服有一个被传统金融业视为巨大风险的特点——金融杠杆太高。

啥意思呢?

就是蚂蚁金服账户上可能只有100亿(甚至还不到),但是它通过大数据运算、芝麻信用等技术,又通过平台上的余额宝、借呗、花呗等业务撬动起数万亿的资金流动,并从中盈利。过去这些年,蚂蚁金服构建起了自己独特的风控系统,来防止极端情况的出现——如果这里边某一个链条出现较大的问题,那么很可能就会引发整个业务体系的崩塌,从而引发危机。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后果就会很严重了。

真的是这样?

确实是这样。

但我想说的是,蚂蚁金服这种模式本身就迥异于传统金融,那么为什么以传统金融的模式来衡量这种新的金融模式呢?在传统金融的背景下属于巨大风险漏洞,但是在新的模式下可能已经完全可控——就像蚂蚁金服在过去这些年做到的那样。

实际上蚂蚁金服IPO能够走到接近成功上市的这一步,必然经历过多轮的讨论和验证,不仅仅针对商业模式,风险控制更是审核工作的重中之重。同时我认为金融系统内的人们并非不清楚这一点。

事后给出这样一个叫停理由,只是因为这样解释更能说得过去,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就不好公开讲。

在这里还要再回顾一个问题:银行为啥不玩蚂蚁金服的这一套、不赚这个钱?

毕竟借呗、花呗从本质来讲就是银行的贷款、信用卡业务,而且蚂蚁金服的利息比银行要高不少,银行的技术实力也并不比蚂蚁金服差。

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银行并不具备蚂蚁金服那样高效的金融技术和得天独厚的“数据池”——大数据和云计算对蚂蚁金服的业务展开至关重要。它们可以通过用户的消费习惯及其他信息做出风控模型,芝麻信用的技术支撑也是大数据和云计算,而众所周知,阿里在这块技术上比较领先。

而很显然,很多金融机构没有这个技术优势。

第二,银行的使命相比纯粹盈利来说,还带有稳定金融系统的特性。

银行可不只是服务于个人用户,也不只是仅作吸储放贷和信用卡业务,它的业务类型相比蚂蚁金服要复杂得多。除了赚钱之外,银行的大数据还能反馈某个行业的发展状态,对企业用户甚至政府用户的发展开发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从战略角度来讲,银行属于国家经济的经脉组成部分,而蚂蚁金服则没有这种作用。

但是这次马云的讲话暴露出蚂蚁金服的一个倾向:蚂蚁金服想向经济经脉的更深处渗透。

我相信这个意图绝对引起了高层的注意。

你可以批评监管部门的保守,也可以说中国的问题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的风险,因为这些话都是有价值的评价,哪怕藏着私心。

但是后边讲到银行,再联系下边这两句话的时候,事情性质就变了。

第一句话是“世界期待一个真正为未来而思考的金融体系”

而按照马云的话,这个金融体系毫无疑问以蚂蚁金服作为模版。

第二句话是“功成不必在我”。

这句话说得很靠前,而且看上去非常正面,毫无毛病,后边那些观点跟这句话也都没关系,但我个人认为,这句话的后果可能最严重。

在这里存在着两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蚂蚁金服居然打算革银行的命,并很有可能抛弃传统的风控模式”。

如果按照马云所说,蚂蚁金服的使命就是建立新的金融体系。

这个金融体系的一大特点就是风险控制不追求严苛,为了鼓励创新嘛。但是我们知道,蚂蚁金服的资金来源主要还是这些银行,如果发生大规模违约,那么率先崩溃的就会是银行,而银行的崩溃往往会引发灾难性的连锁反应。而如果真的搞成了,那么蚂蚁金服就会成为新金融体系的核心。

一家资本构成复杂的民营企业作为金融体系的核心,只是想想就知道这件事多荒谬。

基于这一层意思,蚂蚁金服被迅速叫停也就顺理成章。

但更为可怕的是第二层意思,马云的讲话显露出过分的自信,而这份自信来源于马云的能量。

这是一个不太能够放在明面来讲的理由。

马云在公共舆论平台的标签大多都是教师,但在我看来,他最重要的三个角色依次是企业家、校长、教师。

首先说企业家,其实更准确的说法应该叫资本家。

我们这个社会其实不排斥资本家,堂堂正正赚的钱,可以堂堂正正地花,对于某些人“无商不奸、为富不仁”这类观念,我一向鄙视。

资本家基本上都是拥有很多可调配资源的人,同时有着调动远超自身财富的资本和资源的能力。

马云在这方面应该是国内顶尖,他是浙商商会的会长,或者说事实上的领袖,同时这么多年对外广泛投资,他能够集结或者影响的资本和资源外人很难想象。

举个例子来说吧,现在钟睒睒是首富,但是如果说谁能调动更多的资本或资源,我认为依然是马云。

所以他这个资本家的角色非常厉害,江浙沪是他的大本营,互联网行业应该都算是他的势力范围。

第二个角色是校长,也就是湖畔大学的校长。

这个学校主要是为了培养商业精英,或者说培养国内商业精英,而这些商业精英毕业以后都将变成马云的人脉。

这个角色有多厉害,大家可以参考一下民国时期创办的黄埔军校,以及黄埔军校那位著名的校长。湖畔大学没黄埔军校那么厉害,但性质相似。

马云可以依靠这个学校在全国创业者之中掐尖,换句话说他在垄断下一代的商业精英。

所以当相关部门注意到“马云的自信”以后,湖畔大学的关闭也顺理成章。

第三个角色是教师。

有人可能不解,这跟校长的角色有啥不一样?当然不一样,因为这个角色开始的非常早,甚至早于淘宝的出现。

可以这么说,马云教的最好的不是英语,而是成功学与商业论。因为阿里巴巴的巨大成功,他的观念受到整整一代人的追捧。

两年前的马云,在舆论场上的任何言论几乎都会被舆论解读被公众评论,这种具备很大解读空间同时又独树一帜的语言风格,让他获得广泛的社会影响力。

对这个角色的应对,应该是媒体的噤声。所以我们几乎已经看不到马云新发出的声音,以前的声音也正在被淹没。

那么我们现在回头看看,马云有对公众的广泛影响力,有对商业精英的影响力,同时也有巨大的资本与资源调动能力,在这个前提下,如果他想要撇开监管搞他所谓的“金融创新”,他有没有这个能力搞成?他甚至有能力做性质更恶劣的事。

当这个问题被摆在高层面前的时候,我相信有些结果就已经注定发生。

因为事情的关键不仅仅在于你想不想,更在于你能不能。

而那句“功成不必在我”是何等自信,这无异于表示——“我既想也能”。

所以从今天来看,不是说马云说错了话,或者有些话不该说,而是机缘巧合之下,马云的这次讲话暴露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市场化经济中率先富裕起来的人里,开始出现大概率有能力干扰甚至改变国家政策方针的人,而他们做的事情很可能带来群体性灾难。

而这是国家层面绝不能接受的事情。

同时高层也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出现具备这种畸形能量的人?

答案是资本的无序扩张,互联网大型企业存在的垄断问题,社会财富分配问题,以及整个经济基本面所呈现出的“脱实向虚”倾向。

然后就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国家开始关注资本的无序扩张,互联网巨头的垄断,共同富裕的推出,以及将科技创新、脱虚向实作为经济发展新方向。

至于马云,更像是一根导火索,他发挥了自己的历史作用,而后成为历史。

在这里我想复述一下两年前所写下的一段话:

“在中国近二十年发展起来独当一面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中,我真正佩服的企业家只有两个,一个是马云,一个是任正非

因为他们真正建立起了生态型企业,对于行业的重塑以及商业模式的超前探索,都给出了极好的典型。

生态型企业是什么?就是它可以撬动一整个行业的发展,能够重塑上中下游,能够让社会中许多人和企业都能参与进来。阿里巴巴带动了众多中小企业的发展,对物流快递行业、零售业、大数据、云计算等多个行业产生了深刻而长远的改变;华为带动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对通信行业、国内ICT行业等产生了积极影响,更推动了国家对于科技创新的重视。

而相比这俩企业,其他互联网巨头或科技巨头或许自身体量庞大,不逊色于这两家企业,但是它们在近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所起的作用更多在于自身的盈利,它们无法带动大片的上下游企业,更无法推动某个行业的深刻发展,甚至有时候还会成为创新的阻碍。”

基于这个理由,两年前我认为马云不该被全面否定,甚至于不该被“隐退”。

但两年后,我认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马云终究会得到客观的评价,而退隐江湖、寄情山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