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拾起来

最近很火的藤原浩与喜茶联名的桑葚系列产品,在小红书上刮起了一股“黑化”风。

原本只会出现在垃圾桶里的空杯子,在小红书上干起了插花行当,这抹建立在黑色上的艺术,让人有种“这怕不是什么线上花艺比赛吧”的错觉。不得不承认,“一毛不拔”的快乐,被这届年轻人玩的明明白白。

观察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冒出了很多“收破烂”女孩,没错,是真的收集破烂。

她们当中的精打细算派将用完的纸盒、空瓶子积攒一拨,然后去回收站换钱,该省省该花花,乐此不疲。而体验派已经从单纯的捡垃圾变寻宝,塑料瓶、旧衣服甚至包装纸,都能经过她们二次创作诠释出全新的形态。

从一堆破烂中重新搭建出美学秩序,于是,与美好相关的一切甚至从垃圾堆中冒了出来。

垃圾,美学。

这两个词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从200多万年前人类制造第一个石器时敲落的“废片”开始,垃圾就随之产生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百万年来对垃圾的定义不断刷新,如今连其概念都逐渐模糊。我们习惯将丢弃的破烂东西称之为垃圾,但垃圾=无用?当然不。下面请欣赏垃圾美学在日常中的极致应用。

洛杉矶女孩Laura Catherine Soto擅长将日常中的垃圾,通过纤维发生改变的过程中产生的不确定性,打造出独一无二且环保的艺术品。

捷克艺术家Veronika Richterová利用废弃的PET塑料瓶进行二次创作,已长达十多年。加热将塑料瓶重新塑形,使其呈现自然的植物形态,再还原出仙人掌特有的尖刺,最后成为疗愈感十足的仙人掌。

cr.@Veronika Richterová

其他瓶子被批量生产、包装、使用、废弃,当作可回收垃圾开启循环模式,可一旦被Veronika Richterová选中,就像赋予了这些塑料瓶一段漂亮的墓志铭。

Thomas Jackson,这位来自费城的装置艺术家,通过将塑料杯、彩带等常见垃圾的重新组合,模拟昆虫、海洋生物的群聚形态,来完成视觉冲击力极强的Emergent Behavior系列装置。

滑动查看更多作品

他的本意是将自然之美与以垃圾为代表的人类对自然的侵占并列,在这次全球疫情的影响下,又延伸出2021年的尼龙纱网系列。用五颜六色的尼?飘纱,捕捉风的形状。

“不要的垃圾不要扔,剪剪贴贴又是新垃圾。”也许,捡垃圾女孩正是受到以上的启示,才会在日常中拿捏住了垃圾美学。

垃圾手帐,顾名思义就是用垃圾制作的手帐,制作垃圾手帐俨然成为了很多女孩日常最爱的事情之一——

cr.Laura Soto

被你扔掉的瓶盖,爱手作的女孩们反手将其做成了Euroway ring a date同款日历摆件,单纯购买可体验不到这种养成系的快乐。

去年大热的全民投入圣诞树的DIY,也实实在在反映了养成系的快乐到底有多香。

捡垃圾似乎和断舍离背道而驰,实际不然。甚至断舍离与捡垃圾还有点相辅相成的意思,当不要的废弃物与捡垃圾女孩关联出一种默契的存在,一套完整的内循环模式建立。

就连艺术家杜尚都曾说过:我不是针对谁,但艺术就是垃圾......垃圾和艺术并不是冲突的关系,主要就是看你把它放在哪儿。

可见生活中无处不是美学,缺的正是这些善于发现的捡垃圾女孩。

擅于发现废弃物另一面的女孩们,是不屑于仅仅在电商平台淘点便宜货的。她们更擅长回收一些“破烂”,还你一个奇迹。

早期被诟病的外贸货,就被她们拿来穿搭,目前看来也算是精准掌握了时尚垃圾回收再利用,正好迎合了这两年回潮的Y2K风格。

社交平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刮起了一阵仅花几块钱,就搭出一身复古look的潮流,对应的话题中惊现不少Y2K辣妹。

淘宝上搜索“外贸”等关键词,就会出现很多上衣2块、裙子15块、裤子10块的单品,这些单品都看似普通甚至有的还有点丑,但是上身效果却不含糊。

复古又有点怪诞的造型,每件衣服单看起来还有种玩味的意味,恍然间Alexander McQueen式的美学重现了。

20块、30块搞定一整套已经不能用平价来形容,每件单品售价仅个位数,仿佛回到父母小时候的物价。

廉价带来的不一定是廉价感。只需要一点点钱就能拿捏的Y2K辣妹风格,连Bella都在翻牌。

她身上的这件是不是很像妈妈衣橱里压了30年的毛衣?

这些被很多人称作时尚垃圾的单品,隐藏着的信息,往往比人们看到的有意义得多,全在你怎么演绎和解读。

所以,时髦女孩从卷风格、卷品牌,到现在成了比眼力,看谁能从一堆“破烂”中慧眼识珠,怎么说呢,都不容易。

既然聊到捡破烂女孩,《老友记》中的Phoebe必须拥有姓名。当下爱收破烂的年轻人,与剧中她的人设有着极高的适配度,甚至很多理念都如出一辙。

她喜欢有故事的东西,吃穿用度皆来自二手市集,甚至将购买有故事的旧物当作人生信条。Rachel和她住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在商店下单了一个柜子担心被念,就随口编了用1美元买的这种话。

有一年过圣诞节,Phoebe看着干枯的圣诞树被当作垃圾搅碎而心碎,于是,老友们合力将这些树都搬了回来。

当时或许很多人不理解Phoebe的“怪”,但放到现在,竟成了一种时髦的生活方式。可能连她自己都想不到,“拾荒”理念如今有这么多时髦女孩响应。

随着大家对“破烂”的观念转变,国内像多抓鱼、大娃怪市这样的二手市集也随之火爆,更多的90后乃至00后更愿意沉下心来,聆听关于旧物的故事。

这也成了很多爱好收破烂的年轻人自我疗愈的过程。

就像在《康熙来了》中曲家瑞给大家讲述,跟一个11岁小女孩购买二手娃娃时的经历,看似只是一场价值27美元的小额交易,用她的话说却是——那一刻,我和那个小女孩交换了青春。

如果没有交换,想必很多东西会被随意丢弃,关于这些“破烂”的故事,也不被任何人看到。

在这背后,也正是当代女孩对“收破烂”的态度。她们看似以一种最随性的方式生活,实际上是对自我的强烈表达。从《老友记》中不难发现,爱“捡破烂”的Phoebe是主角一行人中,风格最不被定义的。

不同于Rachel的美国甜心穿搭,Phoebe从始至终都贯穿着一种流浪感的穿搭风格。

你也不能简单地将Phoebe的风格定义成波西米亚、复古还是什么,用一句话概括,我想应该是绝不体现过强的消费主义,正是一件件旧衣搭出了经典的Phoebe式风格。

表面是集旧物,实际是强有力地表达自我。这一背后的现象,也是闲不得的年轻人捡破烂的原因。这些大多数人眼中的破烂,成了他们解压和自我表达的方式之一。

有人热衷于捡海玻璃,有人爱收集枯枝败叶,有人爱在旧衣旧物上做文章,或许“捡垃圾”也是当下女孩的精神食粮,不管饱,但能让你的疲乏感一扫而空。